玉人心

半梦半醒半浮生

瘾 02【巍澜衍生/双罗 罗浮生×罗非】


黑白双吃武力担当戏院当家×高智商毒舌战五渣侦探

算是一个脑洞,看了剧照觉得他们配一脸,想着想着就忍不住写出来了。

中间可能出现的是【罗非多重人格预警】【罗浮生戏装预警】

本章呈现的是【经常锻炼罗浮生】【钢铁直男罗非】【误打误撞罗浮生】

可能有镇魂剧组客串。

OOC预警。

有人看就写下去。

“正如你呼吸的空气,看到的世界,吃掉的食物一样,围绕在你周围的声音和音乐塑造了属于你自己的环境。”——乔尔·贝克曼《音爆》

      罗非似乎没想到对方在警察面前还有这么一出,眼底在那一瞬间闪过错愕。下一秒,抿紧的嘴开了:“罗老板,你在害怕吗?” 对上一双无辜且真诚的眼,仿佛对方没有任何嘲讽的意思,而是真心实意地在思考自己是不是在害怕。
      罗浮生觉得自己仿佛碰上了一枚软钉子,呸怕不是今天出门没看黄历,倒霉。

      他微微松了手劲,朝罗非微微一笑:“劳烦罗侦探大晚上的跑来,先进去喝杯热茶吧。”

      饶是罗非再不给情面,这个时候也不能拂主人家的面子。毕竟这不比警局,人家可不会因为他和赵局长关系好就任他胡闹。

      况且,这隆福戏院可不是什么善堂,进了门,没那么容易出去。

      罗浮生彻底松了手,施施然做了一个“请”的手势,这安静如墨的夜,随着他的动作硬生生撞进了上流社会的那扇窄门。罗非理了理自己的袖子,面无表情的跟在罗浮生右后方走着。至于那个小警员,神仙交流,凡人当然是要退场了。

      罗浮生,明面上的隆福戏院大当家,背后还有个青龙帮在手,黑白通吃,听说为人放荡不羁八面玲珑,四处沾花惹草,今日一见,果真如此。罗非趁着罗浮生在前面带路的时候偷偷瞥了他一下,得出了结论。

      不过不得不说,罗大老板能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也不仅仅是靠的他那点家底,就拿那身材来讲,宽肩窄腰大长腿,再加上一双笑眼,穿上皮衣痞气,换成西装贵气,怕是不少小姐夫人都跪倒在这笑面虎的长靴皮鞋之下了吧。

      而就在罗非观察罗浮生的时候,殊不知道自己早已被列入罗浮生的狩猎范围。

      也不能怪罗非,毕竟我们罗侦探,虽然智商高,多方面技能精通,但是对这感情吧,偏偏不敏感,甚至可以说是低情商了,对上这情场杀手罗浮生,竟丁点接招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  而罗浮生这个人,日子过得是很随意,对于交往对象的性别问题,并不太在意。只见这所谓的侦探与自己身形差不多,一副细框古铜眼镜多少遮去了那美丽瞳孔的锋芒。

      罗浮生有个习惯,看人先看唇。毕竟我们罗大当家在情爱之中尤爱接吻那档子事儿,美好的唇形是让他上心的第一步。

      罗非的唇藏在细密的小胡子中,乍一看毫无特色,但是在他问出那句“你在害怕吗”的时候,嘴角轻微勾起,唇瓣微张,是肉感很好的一双唇。

      正适合接吻。

      而罗非在那时候几乎是立刻察觉到了罗浮生的分神。这侦探的直觉,有时候就像深入骨髓的本能。

      好在罗浮生也不是什么精虫上脑的浪荡子弟,否则到了今天青龙帮也不可能是他的囊中之物。说要请人喝茶,那自然礼数全然奉上,出于私心,还拿出了自己珍藏的咖啡。

      可惜罗非一句“咖啡因影响我的判断”断然拒绝了罗浮生的殷勤。他确实有个好皮囊,可惜容颜有多盛,神色便有多冷。这让罗浮生开始好奇,好奇罗非背后的,或者说,水面下的那些往事。

      来人好奇的目光隐藏在谦谦君子的外表之下,被罗非一眼看穿,他不动声色啜一口热茶,便道:“罗老板,我们该去现场了,这时间我耽搁得起,您可耽搁不起。”

      “时间总是为值得的人而留着。”罗浮生嘴上说着,却起了身。

      “这个案子结束以后,我请你吃饭吧。”罗浮生再次开口,“我柜子里还有几瓶好酒。”

      “好。”出乎意料的,冰山雪莲罗侦探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  罗浮生已经迈步出了门,罗非在后头暗暗捏了一把冷汗,这罗当家好生眼力,竟然一眼看穿他嗜酒。

      而实际上,罗浮生并不知情,他只是想卖个人情给这位侦探,以后办事也多少有便利。

      情况比想象中还要来的糟糕。

      罗非看着手中的初步检查资料,又套着白手套四处检查。警队已经收队,尸体也被运走了,此时只有那个负责的小警员和罗浮生守在包间门口,看着罗非拿着放大镜东瞧西看的。

      罗浮生对于罗非看出什么了并不在意,他眼力只有罗非俯身时露出的那半截腰,虽然只有一瞬间,但也够了。

      罗非对感情再怎么不敏感,也遭不住背后热烈直接的眼神。他起身把手套一摘,将资料往小警员手里一拍。“走吧,回警局。”向前迈了几步,又想起什么似的,转身对罗浮生道:“对了,罗老板可以回家好好休息了,这个案子,我们会给你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  停尸房。

      虽说罗非说了那样明显是在赶客的话,但罗浮生还是好像不要脸一样跟了过来。此时正是凌晨时分,恰是孤魂穿行阴气正足,停尸房光线再明亮,也不免有一丝瘆人。

      小警员回警局那头交差,所以此时停尸房就罗非和罗浮生两人。

      当然,还有那具年轻的男尸。

      “没想到罗大老板您会跟过来,接下来若是有所不适,还请多多海涵。”罗非把自己的眼镜交到了罗浮生手中。

      罗浮生一笑,安静站在一边。

      只见侦探大人熟门熟路的从床底抽出一根金色的鞭子。破空声响起,青白的男性躯体上多了一条条狰狞的红痕。

      他的衬衫袖子多挽了些上去,随着手的动作可以看到皮肤下的青筋。金色的鞭子在手中舞动着,在罗浮生眼里是一道美景。

      然而,罗浮生还没欣赏多久,罗非便停了手,他松开了衬衫的第一颗扣子,露出一小截如同白玉一般的脖子。罗浮生注意到,不过是这么一会儿,罗非就微微喘着气,胸膛一起一伏,额头上甚至多了一层薄汗。

      本能性的,罗浮生从罗非手中拿过鞭子,将眼镜往他怀里一塞,替了罗非做这对尸体大不敬的事情。

      他一边做还一边想着,自己是该恨这具打扰自己休息的倒霉玩意儿呢,还是感谢他让自己遇到罗非这个珍宝。

      罗非从裤兜里取出手绢擦了头上的汗,戴上眼镜后抱臂站在一旁,见罗浮生确实比自己适合干这件事后,他开口:“没想到玉罗刹罗浮生也有这么助人为乐的一天。”

      “说笑了,”罗浮生转头笑道,手下力度丝毫不变,“我只是,经常锻炼身体罢了。”

tbc

欢迎大家找我玩催我稿和我一起开脑洞!

评论(30)

热度(426)